第一步
第二步
第三步
第四步
第五步

券商目标价都“破发”了,说好的小米股价翻倍呢?

发布时间: 01-11 14:14    消息来源: 中新经纬 [阅读原文]    影响力评估指数:17.83   消息收藏夹   收藏 已收藏

1月11日电 (吴亦涵)1月11日早盘,连续大跌了三天的小米股价终于有所企稳,截至早盘收盘,小米股价报10.22港元/股,上涨2.71%。本周(1月7日-1月11日),小米的股价开启了新一轮的下跌,截至早盘收盘,小米股价近5个交易日以来累计下跌14.21%。

小米股价本周连续下跌 数据来源:Wind

小米如今的股价,较最高位时的22.20港元/股已腰斩过半,较17港元/股的发行价也已跌去近40%。雷军那句“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的豪言犹在耳边,投资者们还没赚到一倍,却已经亏损近半。

如果说此前的下跌,与港股今年以来整体下行的趋势有一定的联系,那么近日的下跌,就很难再和港股扯上关系。截至早盘收盘,恒生指数已经连续5天上涨,近5个交易日涨幅达到3.69%。

有市场人士指出,从短期来看,近期大批限售股的解禁以及机构频频下调小米公司目标价的消息,是催化小米股价近期下跌的主要原因;而从长期来看,中国内地手机市场增速放缓以及来自同行的激烈竞争,是小米股价难以提振的重要原因。

雷军刚承诺不减持 小米就遭1.2亿股折价套现

1月10日,小米股价创收盘新低,报9.97港元/股,跌超3%,盘中成交额高达35.7亿,较前一个交易日增逾10亿,盘中抛售压力持续增大。

事实上,在当天盘前,小米曾产生了数额高达1.2亿股的大宗交易,而成交均价为8.8港元/股,该价格较前一日(1月9日)小米的收盘价折价近15%。值得一提的是,1月9日,是小米为期6个月的认购权禁售期届满的日子。据彭博预计,此次涉及的解禁股高达30亿股,相当于已发行股票的约19%。

在此节点上,有股东折价大笔出售小米股票,也引发了市场对于小米股东在解禁期后将抛售公司股票的担忧。此前,为了缓解市场对限售股的忧虑,小米公司曾在1月9日公告称,公司CEO雷军、CFO周受资及两名控股股东均表示在1年之内不减持公司股票。

不过,梳理发现,上述公告所说提到的高管及股东,并不完全包含了此次解禁股的所有持有者。招股书显示,在此次解禁的这批股票中,除了小米公司的创始人外,还包括了小米的员工持股,以及上市之初入股小米的7名基石投资者与小米上市前的投资者的股票。

如果不考虑小米创始人以及员工持股的部分。从持股的成本来看,上述的基石投资者持股成本与小米的发行价相同,为17港元/股;而据国金证券统计,在小米IPO前的九轮投资者中,F轮之前的投资者持股成本在0.02港元/股-2.95港元/股之间。也就是说,以发稿时小米的股价计算,基石投资者浮亏近四成,F轮之前的小米投资者盈利则以倍计。

“今年以来,不少内地公司纷纷赴港上市,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因为随着国内融资环境的变化,中国内地的许多投资者都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因此存在着较为迫切的兑现需要。” 国开证券首席投资顾问李世彤接受采访时说道。

连券商的目标价都“破发”,雷军股价翻倍豪言能否实现?

只不过,雷军刚刚表示看好小米的长期价值,承诺一年内不减持股票,小米股票马上就被折价抛售1.2亿股,不免有些尴尬。人在江湖飘,活跃在资本市场上的雷军,也并非仅有此次被“打脸”。

在2015年12月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的时候,小米尚未上市,彼时,雷军在会上回答高领资本CEO张磊“小米上市计划”的问题时称,小米5年内没有IPO计划,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产品做好。随后不到三年时间,小米成功在港股上市,雷军5年内不上市的话,也屡屡在报道中被媒体提及。

对此,雷军在2017年接受央视采访时解释称,当时自己说五年不上市,其实是指小米才成立了五周年,所以不上市。资料显示,小米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公司于2018年7月9日在港股上市。

而在2018年7月9日晚间小米香港上市的庆功宴上,雷军放出豪言称,“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不过如今,这些投资者还没赚到一倍,倒是先亏了大半。

更让投资者焦虑的是,今日,连券商机构对小米给出的目标价,都已经“跌破发行价”。

近日,多家券商调低小米的目标价,其中,花旗将小米目标价下调至16港元/股,高盛将小米的目标价下调34.2%至15.8港元/股,中金公司下调小米目标价21%至13.5港元/股,摩根大通更为悲观,不仅将小米目标价由18港元/股调低至10.5港元/股,连投资评级,都从“增持”降至“中性”。

摩根大通指出,尽管小米智能手机的海外业务正如期推展,但预计这部分的增幅将被中国内地智能机市场的疲软需求所抵销。这也几乎也是上述券商调低小米目标价的一致理由。

除了手机市场的疲软,来自同行的激烈竞争,也成为券商看低小米股价的重要原因。

从国外市场来看,摩根大通指出,随着三星对中价机采用进取性的策略,预计小米在印度市场会有下行风险,预估2019年小米将再迎来艰难的一年,市场占有率恐难再提升。

而从国内市场来看,国金证券指出,2018 年,小米在国内手机市场增速慢于竞争对手华为、 OPPO、Vivo。其增量市场份额、存量市场份额均有微幅下跌,有被华为、 OPPO、vivo 拉开差距的趋势。尽管小米手机在性能上不断升级创新,但其产品性能的提升并没有转化为更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和更多的市场份额。

对于小米未来的发展,不少券商已经将眼光从手机市场上移开。中金公司维持了对小米“买入”的增持评级,理由是看好小米的‘AI IoT(人工智能与物联网)’的布局及海外互联网收入增速加快能抵销部分影响。

不过尽管同样看好小米的互联网业务,国金证券唐川指出,“从IOT业务上看,2018年智能电视是带动小米IOT整体业务增长的主要动力,但国内家电市场受宏观经济影响明显,经济下行压力对其IOT业务的持续发展带来很大的挑战;而从互联网服务业务上看,小米海外流量变现目前处于初级阶段,毛利率较低,国内互联网服务业务则受到宏观经济以及监管因素影响,广告主在广告预算方面的变化是小米国内流量变现业务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从国内外的趋势来看,尽管小米的互联网服务业务存在不错的发展机会,但仍待时日加以培育”。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本文由云财经智能压缩,查看原文请 点击此处
点击评论